二维码访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所在位置:首页 >宣传教育 >清风文苑
高级搜索

尽孝不必等从容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12-06

时间飞速地流逝着,仰望湛蓝的天空,悠闲的白云,行人匆忙的脚步,一切仿佛没有变,一切却又在悄然变化,以至于还没回过神,孩子已经2岁有余,可以在草地上嬉笑打闹,在操场上追逐奔跑了。

偶尔,孩子依偎在自己怀里撒娇,用天真、稚嫩的口吻问道:“妈妈,我什么时候长大呀?”这样的问题她总是百问不厌,而我的回答每次都成了她努力的方向。不知不觉她会自己吃饭了,她会洗自己的小碗了,也会拿起扫帚有模有样地扫地了……

就在感叹生活阳光又充满朝气的时候,看着父母在孩子身后蹒跚着追来追去,有些花白的头发,有些弯曲的背影,看着看着,竟觉得心慌了……

我开始慢慢确认:父母老了!

毕淑敏在《孝心无价》里说,“相信每一个赤诚忠厚的孩子,都曾在心底向父母许下‘孝’的宏愿,相信来日方长,相信水到渠成,相信自己必有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那一天,可以从容尽孝。”

夜里,小家伙躺在床上准备睡觉,可临睡前却又可怜兮兮地眨巴着眼睛对我说:“妈妈,我不想长大了!”对于小家伙突如其来一句话,我有些诧异,急忙问她“为什么呀?”“因为我长大,你们就像外公外婆一样有好多白头发了。”说罢,她在我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

原来,今天她趴在外婆身上数白头发,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数不清,伤心地哭了很久。看着这个调皮又懂事的小家伙渐渐沉睡,回忆小时候,我也曾这样躺在父母怀里撒娇胡闹、肆无忌惮,也曾梦想着能快快长大,也曾依偎在父母身旁数着头上的白发。

毕业,工作,结婚,生子,我原以为我可以独立了,可以开始不用靠父母了,可洗衣做饭的是他们,接送孩子的是他们,看似独立的我依然在“啃老”……

这次父亲住院,我的感触太深了。住院前,固执的父亲嚷嚷着他一个人去医院就行,只是个小手术,让我们不用大费周章地跟单位请假,也不用跟着去。为了谁去陪护这个问题,父亲母亲没少斗嘴,几番商量后,还是决定由我和爱人陪着他,母亲在家照料孩子。

手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知不是个大手术,但我还是紧张地来回踱步,直到看着父亲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心里的那颗大石头才落地。看着父亲躺在病床上,面孔发白,嘴唇干裂,一脸憔悴。

电话那头,母亲知道父亲手术一切顺利时,只是简单地重复着“顺利就好,顺利就好。”没有一句多余的话,我却仿佛看见满脸愁容的母亲总算笑了。

医生说病人醒来后需要适当下床走走,我和爱人轻轻扶起父亲,猛然间,我才发现父亲早已没有了年轻时挺拔的身躯和矫健的步履,时间的走过,皱纹早已不经意爬上了他的脸颊,双鬓的白发已是那样显而易见。

我不得不承认:父母是真的老了。只是我一直自私地认为他们还没老,只是粗心的我未曾用心去察觉,不愿真正地去接受,以至于忘了时间的残酷,忘了人生的短暂,忘了“孝”确实是稍纵即逝的眷恋。

我扶着父亲慢慢地走着,正如当初我蹒跚学步时,步伐矫健的父亲紧紧地牵着我的手,一步一步地走着……我突然意识到:尽孝不必等到从容时,此刻、现在,便好!

(肖汶君 作者单位: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纪委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