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访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所在位置:首页 >宣传教育 >清风文苑
高级搜索

荷香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10-18

如今的箬源,号称千亩莲荷有些夸张了,七八百亩还是有的。

箬源村田少,且多是冷浆田,淤泥过膝。往年栽种水稻,产量低得装不满饭碗。几年前,曹万春从赣南广昌回到村里,当上了村支书,成立了合作社,领着村民种莲荷,当年便有了效益。原本一些观望的村民纷纷入股参与,种植面积也从开始的百余亩,发展到如今的规模。

如果不是老班长三上广昌,或许,曹万春不会放弃广昌的事业,回到箬源。

老班长名叫董其亮,其实并不老,不过在部队是曹万春的班长,现如今是镇里的党委书记。

当年退伍,曹万春不满足于守着几分薄田,便去了广昌,与几个本地战友一道种植莲荷。广昌种植莲荷历史悠久,每至盛夏,广昌便是荷香飘溢,一派荷风盛世景象。而家乡箬源,依然如故,甚至还被列为重点帮扶的贫困村。

董其亮先后来广昌三次,说是看望老战友顺带观赏万亩荷花荡,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亲不亲故乡土,曹万春从心动到行动也不算奇怪。

曹万春在广昌种植莲荷数十年,技术上没得说,加上箬源的自然生态,荷花那是出奇的惊艳,产出的莲子清脆而香甜。合作社是村委会和村民所有,曹万春拿着几千块工资,比起在广昌时差老鼻子了。但看着村民们数着钞票,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曹万春也笑成了一朵花。

然而,如今曹万春有些后悔了。

一封举报信,反映曹万春侵吞扶贫资金,购买莲种、化肥收受回扣。县纪委自然来调查。曹万春倒也不紧张,身正不怕影子斜,有没有问题心里清楚。调查结果出来了,子虚乌有。

吃苦受累都没什么,但曹万春受不了委屈。董其亮推心置腹,说作为党员就要接受监督,群众举报、组织调查都是监督,目的是让我们少犯、不犯错误。但曹万春仍想不通,一封辞职信递到了镇党委。

董其亮来了,与曹万春一前一后,漫步在荷花边的小道。两人都不说话,沉闷的气氛与周遭的景致格格不入。

箬源盛开的荷花,虽不似广昌那般接天连日,但群山环抱,也是满目凝碧、摇曳生辉。不远处,有少男少女以荷花为背景,不断摆着造型拍照留念。有社员在采摘青翠的莲蓬,见董其亮与曹万春过来,顺手扔过两蓬。剥开放进口中,满嘴清香甘甜。

“嗯,味道不错,与其他村的莲子比起来,口感好多了。”

“那是,我在广昌学的技术,能是一般人比得了的?”曹万春自信满满。

“看这长势,又是一个丰收年啊。”

“收成低不了,今年不会少于这个数。”曹万春比了个手势,“年底分红,老百姓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村集体也有不少。”

走过一块荷田,荷叶似有些枯黄,与邻近荷田的青翠欲滴差别明显。时常与曹万春探讨莲荷种植,董其亮也学会了不少,便自言自语:“这荷叶怎么黄了,还不到季节呀!莫不是得什么病了?”

曹万春扯下一片枯黄的荷叶,细细观察:“是得病了。”

“什么病?”

“嗯,这种病学名称之为腐败病。先发生在藕节,然后使叶及叶柄萎蔫下垂,叶缘出现褐斑,严重的会枯萎而死。”

“要紧吗?”

“只要是病,自然是要紧的。”曹万春胸有成竹:“腐败病是莲荷的常见病,我心中有数,你就放心吧。”

“有你曹万春,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董其亮深吸一口气,突然笑了,笑得让曹万春摸不着头脑。

“笑什么,怀疑我的水平?”

“当然不是,我是在想。”董其亮止住笑,正色道:“宋人周敦颐曾在《爱莲说》一文中,赋予了莲荷纤尘不染、洁身自好的品格,而被作为清廉象征的莲荷,竟然也会得病,还是腐败病,难免有些感慨。”

曹万春一听,不由得心头一震。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荷尚且如此,更何况身处各种诱惑之中的人?得病很正常,关键要及早发现及早治疗。”董其亮面带微笑,眼睛看向曹万春,“万春,你说呢?”

(三石 作者单位:江西省上饶市纪委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