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访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所在位置:首页 >图片/视频
高级搜索

督查考核由多变少 基层工作提质增效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11-27


图为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纪检监察干部在南白象街道金竹村实地了解基层减负情况。叶慧敏 摄

初冬的一早,福建省福州市闽清县下祝乡扶贫干部郑公翔和同事正在赶往源溪村,准备上门了解村里几户已脱贫群众的生产生活状况。远远望去,村庄已炊烟袅袅。

谈起减负后的工作状态,郑公翔干劲十足:“曾经是‘台账如山、经常加班’,现在是‘台账精简、冗余都免’。我有更多的时间到贫困户家中走访,了解他们的所想所需,看看问题到底有没有解决,帮扶到底有没有成效。”

“填表式”帮扶、“留影式”入户、“卷宗式”总结少了,基层干部和群众打交道的时间多了,减负后带来的获得感也更强了。

今年3月,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通过加强计划管理和监督实施,着力解决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过度留痕的问题。《通知》发布以来,全国各地聚焦基层关注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痛点”,规范督查检查考核,改进方式方法,让基层干部从迎评迎检、过度留痕中解脱出来,把时间和精力用在为群众出实招、办实事上。

微信工作群少了,手机“轻”了

为应对上级部门的挂牌上墙考核,浙江省义乌市绣湖社区准备了一个移动折叠墙面,以随时切换不同的挂牌内容。

随着浙江省委提出把深化“最多跑一次”改革与减轻基层负担紧密结合,严格规范涉村(社区)职责事项、机构牌子、制度上墙和政务APP的相关规定后,绣湖社区的移动折叠墙面有了新的作用。绣湖社区的基层干部说:“以前,我们为了考核安装这个移动折叠墙面,还觉得墙面不够多。现在好了,开展整治后,制度上墙、安装政务APP不再作为考核内容,我们把制度上墙改成了文化上墙,用来展示社区活动。”

“过去,村干部的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填报各种各样的表格上了,有的表格要得急,完不成还要被通报。”谈起由“层层填表”到精简办公的变化,江苏省宿迁市宿豫区新庄镇朱瓦村村干部罗前斌深有体会,“现在有了‘清单’,要求填写的报表少了,负担轻了,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到田间地头落实具体工作了。”罗前斌所说的清单,是该区在开展规范村(居)报表填报专项行动中,出台的《2019年需要村(居)填写的报表清单》。清单中,“日报”“周报”被取消,“月报”只保留了4项内容,“半年报”只保留了1项,解决了村(居)统计报表过多过滥、多头上报等问题,把基层干部从提供材料的忙乱中解放了出来。

针对QQ、微信工作群等现代化信息平台的“减负”也在进行中。海南省规定,不得简单以微信工作群、政务APP上传工作场景截图或录制视频来代替对实际工作评价。浙江省出台《整治形式主义突出问题切实减轻基层负担的若干意见》明确,日常工作中,一律不得要求基层通过QQ、微信、专用APP等载体即时打卡晒成绩。福建省出台的《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切实为基层减负若干措施的通知》则要求,反对“指尖上的形式主义”,把干部从微信工作群、政务APP中解脱出来。

“之前我手机里仅QQ工作群就有30多个,微信工作群有十几个。”湖北省宜昌市伍家岗区伍家乡党政综合办公室干部左长江说,经常的“@”让她的神经每天都绷得紧紧的,生怕漏掉了任何一条信息。该区从基层干部诟病之处发力,通过专项整治,解散政令传达类工作群630个。“工作群精简后,感觉手机都轻了,不用耗费时间一直守着看信息了。”

在数量上做“减法”,在质效上做“加法”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为基层减负,就是要树立工作实绩导向,对形式主义、劳民伤财、虚头巴脑的督查检查考核和工作留痕,该撤销的撤销,该合并的合并,在数量上做“减法”,在质效上做“加法”,让基层干部有更多时间和群众打交道,集中精力抓落实。

浙江省德清县以整治“职责事项多、工作台账多、机构牌子多、督查考核多、创建评比多、政务APP多、上墙制度多”等“七多”为突破口,将原来涉及多部门督查检查考核的事项,统一纳入统筹规划体系,由督查机构牵头,将分散的督查考核变为综合性督查考核,避免交叉重复。经过撤并,以往一年不少于40次的民生实事项目督查,精简为4次综合性督查,极大地减轻了基层负担。

针对“一票否决”事项滥用,动辄签署责任状等问题,云南省对各级各部门设置的“一票否决”事项和涉及城市评选评比表彰的各类创建活动进行清理,要求一律不得签责任状,不得变相向基层推卸责任,坚决向“甩锅”说不。为减轻基层负担,激发干事动力,湖南省下发《关于统筹规范责任状及“一票否决”事项的通知》,对泛化的责任状、“一票否决”“动手术”,规定除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明确规定的以外,省直部门一律不得再对下签订责任状,一律不得擅自设立“一票否决”事项,并在市县两级同步开展清理。

“删繁就简三秋树”。留痕少了,考核少了,基层干部的主要精力集中在解决群众的操心事和产业发展上。今年以来,少了繁冗的台账,湖南省澧县澧南镇党委书记戴承宇先后到联系点仙峰村20多次,协调农户土地入股事宜,成立“公司+农户”合作社,如今该村已形成3000亩的百果园基地。

推行一线工作法,强化结果导向

如何衡量工作的实效?不是看写了多少台账,回复了多少微信,在政务APP中上传了多少工作照片,而应是实实在在为群众办了多少事情,解决了多少问题。

北京市纪委监委成立专项调研组,对东城、西城、朝阳等7区的15个社区进行调研排查,访谈社区干部,并对部分社区开展蹲点调研,以“解剖麻雀”的方式精准发现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石景山区纪委监委一改过去靠报表“摸”情况的被动局面,主动到有关单位调研发现问题,掌握第一手资料,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四川省成都市提出统筹规范督查检查考核十项措施,严格控制总量,改进方式,明确市级各部门不得自行设置项目,确需开展的要一事一报;同一部门开展的多项督查检查要尽可能整合,原则上每年搞1次综合性督查检查;力戒“痕迹主义”,严格控制索要材料报表的总量和频次。

“原来村民调解委员会记录本、‘一约四会’工作手册都要填写,内容重叠、交叉,做了很多‘无用功’,现在这几项都取消后,可以多干些实事了。”成都市金堂县赵镇街道民政事务科科长陈元贻说。

上海市浦东新区针对“台账系统多、表单填写多、数据重复多、信息共享少”等“三多一少”突出问题,推行基层电子台账“多表合一”工作系统,全区1328个村居全部取消纸质台账,实现了基层信息录入“单点登录”,基础数据“自动导入”,重复数据“一次录入、多表共享”,“向基层要数据”转变为“向系统要数据”,为督查检查考核插上了科技的翅膀。

“规范督查检查考核要更加注重成效提升,不能以留痕多少评价工作好坏,应以给老百姓办了多少实事、解了多少难事作为尺子来衡量。”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要在方式方法上不断改进创新,善于利用信息化手段开展督查检查考核,强化科学统筹、规范精简、绩效评估,真正让减负成为增效的有力手段。

推动基层减负,还要从领导干部带头做起改起,要抓住“关键少数”,发挥领导干部的“头雁效应”。河南省出台《关于领导干部带头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五条措施》,倡树“五比五不比”工作导向:一是比谁对会议精神吃得更透、把握得更准,而不是比谁会开得快、材料报得早;二是比谁的增长点多,而不是只比谁现在的亮点多;三是比谁的工作抓手多,而不是比谁的口号思路多;四是比领导班子的整体合力,而不是只比领导干部的个人能力;五是比攻坚克难的战斗力,而不是比轰轰烈烈的大场面,并从省委、省政府做起,从各级领导机关做起,从领导干部做起。天津市深刻检视查找干部队伍在思想、政治、作风上的差距,对干扰基层正常工作、增加基层负担的十种“官爷”进行画像,开展专项整治行动,大排查、找根源、抓整改,积极营造良好政治生态。

打铁必须自身硬。纪检监察机关要当好监督者,更要把自己摆进去,力戒重痕迹、轻实绩,作好表率、当好示范。西藏自治区纪委监委在督查检查考核和调查研究工作上改进和完善督查方式,精简优化考核指标,优化考核结果导向和运用。提出调研“六项要求”,坚持问题导向、了解情况、发现问题、破解难题,防止表面化、空洞化、报喜不报忧,强调调研实效。昆明市纪委监委依托昆明智慧纪检平台开发了“一表通”系统,对各类专项检查报表中涉及的重复内容进行整合,将原先6项专项整治工作、11类报表集中在一个报表内体现,推进数据填报汇总分析科学化、精准化、便捷化。(本报记者 焦翊丹 通讯员 龚洋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