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访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所在位置:首页 >工作动态
高级搜索

一枚建国70周年纪念章,一生无怨无悔纪检情

来源:湖州市纪委市监委 发布时间:2019-09-30

国庆节前夕,一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送到了湖州市纪检监察系统离休干部徐元炜老人的手中。


徐元炜出生于1934年,1949年9月参加工作,50年代初参加纪检监察工作,几乎经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纪检监察事业改革发展的所有历程。

1952年,18岁的徐元炜在临安地委干校学习,500多人的礼堂里,风华正茂的他郑重地向同志们介绍着自己,述说自己的入党志愿。正是这一次极为重要的人生选择,开启了徐元炜从事纪检监察工作的大门。“1953年,我结束了临安地委干校的学习回到武康,组织上便找我谈话,希望我调任纪委工作。”徐老目光炯炯,回忆起当年参加纪检工作的种种,眼里满是笑意:“那一年,我是全县在临安干校学习时唯一一个被推荐入党的,而纪检干部要求比一般干部高,必须是中共党员,组织上信任我,推荐我到纪委工作,我就想一定要把这份事业干好!”那一年,徐元炜19岁,调任武康县(现湖州市德清县)纪委工作的时候,纪委只有2个人,专职的只有他1个。“我去纪委上班的第一天,我母亲给我做了一双新布鞋,她嘱咐我一定要踏踏实实工作。”已经退休25年的徐元玮讲起60多年前入职纪委的那一幕,依然兴奋激动。

“那时候交通不便,我们办案全靠一双脚!”徐老闭着眼睛,慢慢地讲述起他办理的第一个案件:“当时的浙江省麻风病院就在武康县,我们接到群众举报,反映院长有生活作风问题。大家都说麻风病会传染,但为了把问题调查清楚,我咬咬牙还是去了。”

那是一段星夜兼程的记忆,徐老早上出发,走20多里的山路到达麻风病院,找当事人的同事、朋友了解情况,梳理他们的谈话记录,努力让这些证据能够相互印证。“许多同志工作都很忙,有时候往往要等到晚上才有空谈话,等我走回自己住所的时候经常已是第二天的凌晨。”徐老说:“那时候我还小,夜里独自一人走上20多里的山路,周围静谧无声,只有脚上的布鞋发出‘踏踏踏’的脚步声,真是害怕。”而当年徐元玮的这一路,除了怕,还有饿,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每天只能吃两顿粗米粥。

徐老回忆说:“这个案子查清后,给予当时的院长党内警告处分,群众反响特别好。”多年以后,当年的麻风病院院长回想往事,感慨那个年轻的纪检干部在他人生最关键的时刻挽救了他,让他一生都在治病救人,精湛的医术没有因此而蒙尘。

53年的一次邂逅,便是与纪检监察结缘的一生。1978年,纪委重新成立,次年,时年44岁的徐元炜再次回到纪检监察系统,在嘉兴地区纪委二科担任副科长。“当时,我在嘉兴地区医院任党委副书记,身边很多人都觉得我傻,劝我不要去纪委,因为医院的各方面待遇和发展前景都比纪委要好不少。”徐元炜回忆道,但他并不计较这些,不顾身边人的劝说,坚决服从组织安排,而他的决定也得到了妻子的支持。

徐元炜1960年、1980年、1984年工作证

此时的徐元炜已人到中年,是儿子、是丈夫,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当时我所在的二科负责10个县,要督促县里办好案子,就要各处跑。一年365天里200多天都在出差。”而我们也是在事后才得知,当年徐老一家每月总收入不过100元,却要养活五口人,再加上徐老出差时的伙食费都是自负的,所以钱总是不够用。

湖州市纪委第一届领导班子、纪委委员合影,徐元炜居第一排右三


徐老说,1983年,嘉兴与湖州分设成为两个地级市,而他则是留在了家乡,在湖州市纪委从事案审工作。徐老回忆:“大约是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接到一个受处分干部的申诉,我们到所在县进行了调查,发现县里的部分案卷资料不规范,我又牵头对全市各区县的案卷资料进行了检查,发现资料不全、装订不规范的情况的确存在,个别区县甚至还存在处分不当的情况。”徐元炜带着案审科的干部前后调研整理了一年多的时间,终于将所有案卷资料补充完整并完成规范装订,对个别处分不当的问题进行了整改,此后,湖州的案卷归档便有了标准,而这一经验也在1991年的全省案件审理工作会议上得到推广。

1991年全省纪检案件审理工作会议合影

1994年,徐元玮正式离休,在一步一个脚印的岁月里,徐元炜越来越懂得做一名纪检监察干部就是要看轻名利、秉公执法,要敢于动真碰硬,始终牢记打铁必须自身硬。

谈起如今的纪检监察工作,徐老激动地说:“纪检监察改革后,纪委接受双重领导,这对于案件办理更加有利,我们多年前的期盼终于成了现实,而在这样有利的工作机制下,我们的纪检监察干部更要抱着一颗正义之心,依规依纪依法办案,要会办案、办铁案,才能不辜负党和人民的重托!”(湖州市纪委监委)